主页 > 故障 > 抛光 >

IWC万国表“高档钟表工程师”

来源:万国官方售后

网址:http://fuu-1.com/

时间:2018-01-19

素有“高档钟表工程师”之称的瑞士沙夫豪森IWC万国表,在世界钟表界一直扮演着引领制表工艺发展的重要角色,不断为以精密、复杂工艺而著称的高级腕表制造业创立全新的标准。传承百年的经典款式加上制表技师别具匠心的设计巧思,成就典雅而精致的腕表之美。

  IWC万国表的创始人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琼斯(Florentine Ariosto Jones)是一位来自波士顿极富开拓精神的美国人。他的开拓精神与激情抱负奠定了万国表厂的文化根基,更成为传承百年的品牌精神。对于IWC万国表的制表工程师而言,设计并打造一款符合IWC精神的钟表,比追求精确时间更令人为之着迷。正是在这样的品牌文化指引下,他们不断大胆创新,在严苛的精确度和创新的设计方面付出着巨大的努力。140年来,IWC万国表为钟表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万国表的创新工艺令腕表爱好者赞不绝口。IWC万国表习惯性的采用运动兼取实用性的设计理念,配合不锈钢或钛金属表壳,使其腕表能够适合爱好运动人士出席各种场合的日常佩戴。在材质的考究之外,创新精神更是贯穿着IWC万国表140年历史的精髓,其独创的腕表包括超卓复杂型腕表系列、达文西腕表系列和葡萄牙腕表系列。而传统型的飞行员腕表系列、工程师腕表系列和海洋计时腕表系列更是IWC万国表史册上的华彩篇章。

IWC万国表葡萄牙万年历腕表5023红金款

  挑战,创造的动力源泉

  140年来IWC品牌的每一位制表技师都秉承着“建基于沙夫豪森,放眼全球”的品牌信条,让IWC万国表虽地处远离制表中心的小镇,仍稳居行业领先地位。IWC万国表的制表技师们对创新发明、技术革新和钟表业的发展似乎抱有与生俱来的极大热情,这也成为了IWC万国表不断发展和前进的动力源泉。1885年,这间坐落于瑞士东部的唯一一间制表厂采用波威柏系统(Pallweber)研制出第一款带有数字显示功能的怀表,引起了全球钟表行业的轰动。1889年,各地制表厂展开激烈竞争,力争制造出第一只佩戴在手腕上的钟表,在此期间,IWC万国表脱颖而出,并于1891年,首次为意大利国家铁路局(Italian State Railways)提供服务腕表。这一创举使得IWC万国表成为全球腕表制造的佼佼者。

  为了满足特殊需求而专门设计制造的特殊钟表一直是瑞士沙夫豪森团队最乐意接受的挑战,如1936年,首只“飞行员专用表”问世,采用黑色表盘及带有发光数字和指针,带箭头指示的旋转式内圈及带防磁功能的机芯。1938年,为满足皇家海军的需要,万国表提供一系列带有大秒针的观测员怀表。1939年,来自里斯本和波尔图的葡萄牙进口商Rodriguez和Teixeira订购了一批配备精密怀表机芯的腕表。葡萄牙腕表系列应运而生。1940年,制备有中置秒针的大型飞行员腕表(Big Pilot's Watch)在客户的欢呼声中诞生。1945年,万国表为英国陆军地面部队制造的一款防水军用腕表—W.W.W。(腕表、手腕和防水)出厂。1948年,根据皇家空军发布的技术规格,IWC万国表采用89型号机芯制造了马克十一(Mark XI)飞行员腕表。这款腕表具有第二层软铁内壳,可防止机芯受磁场影响,成为业界的传奇表款。1967年,IWC万国表开创潜水员腕表的传奇。通过海洋时计腕表,万国表成功确立其在潜水员腕表领域的地位。该系列腕表的抗气压功能创纪录地达到200米,是必不可少的专业下水装置。IWC万国表在不断为海军、空军及潜水员研发特殊时计的同时赢得了“创新思维发明家”的美誉。

  IWC万国表的总部大楼位于莱茵河畔的Baumgartenstrasse15号。1874年,品牌在这座具有田园般诗情画意的小镇建造厂房并一直沿用至今。众所周知,莱茵河畔并不是瑞士著名的制表中心,可IWC万国表却将厂址选在莱茵河畔的田园小镇,而万国表公司的英文全称—International Watch Company也并不像瑞士公司的名称,这一切都让人们对于IWC万国表的来历众说纷纭。

  原来,品牌创始人琼斯在怀揣梦想横渡大西洋,踏上欧洲大陆之前,脑海里就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品牌发展计划。他利用现代化的美国生产机器,制造极为精确的怀表机芯,并在当时处于底薪经济时代的瑞士掀起了一场钟表革命。1868年,琼斯将怀揣的梦想在瑞士付诸实施,成立IWC万国表公司,从这一刻起IWC万国表开始书写自己长达140年的历史并将当地打造成为了创新精密制表业的摇篮。将厂址选在莱茵河畔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IWC万国表的厂址位于距离莱茵瀑布不远的地方,这间制表厂是利用水力来进行现代化生产的。

在线咨询